您的位置:首页 > 教育方针 > 正文 新闻中心

广州:一张鱼票吃出市场经济“大活鱼”
发布时间:2019-05-21

  (三)、用心激励。

关于湿气,我们已经说过很多次了。今天就来说说火气~中医有5火,看看你哪里火气过旺中医认为,人体阴阳失衡,当阳胜于阴时即会上火,从而出现一系列症状。其原因可以是风、寒、暑、湿、燥等外邪,侵入机体生热化火而致。也可以是精神过度刺激、吃辛辣食物、经常熬夜、脏腑机能失调,引起上火。中医讲的“上火”,主要有五火:心火、肝火、胃火、肺火、肾火。

  晚上22时,满载海鲜的货柜车驶进广州西北角的一个市场,打破了夜晚的宁静,紧接着,货柜车鱼贯而入。 这是华南最大的水产市场——黄沙水产交易市场的场景。   “20世纪80年代,到月底我们只能凭票买一两斤死了几天的冰冻‘剥皮鱼’。 ”潘志成感慨。   “我们在广州就不一样了,个体户早上用摩托车从芳村运来活鱼鲜虾,新鲜又便宜,拿到家中还能活蹦乱跳。

”赖海丹庆幸地说。   潘志成和赖海丹都是黄沙水产交易市场的管理人员,年龄相仿,感受却大不相同。 “食在广州”鱼为先,广州人凭着一张鱼票,吃出了市场经济这条“大活鱼”。

如今,更是凭着这种开放创新的精神,积极拥抱现代市场经济。   鱼价放开  活鱼“游”进寻常百姓家  鱼产价格,全国看广州,广州看黄沙。   这样的“江湖地位”,市场管理方粤恒丰水产品综合批发市场有限公司董事长苏炯烽深知,这得益于广州率先开放水产品市场。   在黄沙,苏炯烽和记者聊起了广州水产的故事。

计划经济条件下,票证当道,爱吃鱼的广州人,几乎买不到活鱼。

1978年12月,广州首先以水产品市场为突破口,放开河鲜杂鱼价格,成立了全国同行中第一间国营货栈——河鲜贸易货栈。

随后,广州率先放开鱼塘和冰鲜鱼市场,允许计划外水产品议价成交。

  1985年4月,广州取消了最后一张鱼票,水产市场全面开放。 市场开放,各地的鱼都争先恐后地“游”了过来,广州成为全国第一个解决了“吃鱼难”的大城市。

讲究“意头”的广州人相信,年年有鱼(余),就是美好生活。

  苏炯烽很有感触:“市场一开放,消费者对水产品的质量、品质的要求不断提高,广州也在经营方式和体制上积极求变。

”  水产品开了流通体制改革先河。

此后中国农产品流通体制的市场化改革加速推进,到1993年底,全国范围内取消了实行40多年的口粮定量办法。 黄沙水产交易市场也由此而生。   从水产品到农贸产品的全面放开,从“卖方市场”到“买方市场”,温饱问题解决后,广州人开始追求“吃好”的境界。

苏炯烽感叹,一次在接待日本客商时,对方发现在黄沙水产交易市场竟有娃娃鱼,大为吃惊,原来这在日本是作为皇室观赏的宠物,对方当即点名要吃这个品种。

  市场经济的发展,让许多农副产品从小众走向大众。 建于1994年的黄沙水产交易市场,从开业至今,地上永远都是潮湿的。

“这是每天交易的水产品流下的。

”苏炯烽颇为自豪地说。

  摆个摊档  “蹲下来就能当老板”  “老字号,除了老还有什么特色?”这是广州老字号“皇上皇”总经理陈耀经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。

  “从走街串巷做街坊生意,到开专营店,再到现在火热的电商销售。

升级,我们从未停止过。 ”陈耀说,20世纪40年代,“皇上皇”独创腊味、冰室、肥皂“三业”并举服务模式。

如今,在数字经济时代,“皇上皇”通过对大数据寻找年轻人的消费节奏,研发了新产品“自热腊味煲仔饭”。

  对饮食的严苛,造就了广州独具特色的餐饮业运营模式。

  20世纪80年代,一大批民营餐厅开始崭露头角,沿江路至长堤大马路一带俨然成为了当时的商业中心,港澳以及外国的商人纷纷聚集在珠江一带,附近的餐厅食肆甚至通宵营业。

“不夜城”由此得名。

  各地人流的聚集,也让广州餐饮运营模式在变化中不断寻求新突破。

改革开放后,不少酒楼纷纷与香港合作,率先引进了港资、香港的管理模式,装修、出品也渐渐向香港靠拢。

1985年,大同酒家成为广州第一批中外合资餐饮企业,菜式选用进口材料,并首创在楼下开设自助饼屋做西点。

大三元酒家则是广州首家安装电梯载客的酒家。

  餐饮也成为广州个体户创业的重点领域。 大量用摩托车拉水产到城区叫卖的个体户,个体鱼档遍布大街小巷,这些被记录在1984年拍摄的影片《雅马哈鱼档》中。 “撕开了计划经济的一角,呼唤着市场经济的到来”,影片上映后,更多的人决定下海、创业,不少香港人看完电影跑来广东投资。

有人称:“大排档搞得好,只要有上百元,蹲下来就能当老板。 ”  市场的竞争也让市民有了更多选择。

《广州蓝皮书:广州商贸业发展报告(2018)》指出,2017年广州住宿餐饮业零售额以亿元的总量位居全国第一,全国人均消费200元以上的中式餐厅中,粤菜占比高达四成。

  提升服务  粤港澳大湾区将享一个“菜篮子”  陪伴了老广20多年的黄沙水产市场,搬迁在即。 苏炯烽虽心有不舍,但他对新市场更期待。

因为新市场将注入水产业文化、旅游元素等,建设国际会展中心、大宗水产品竞价交易中心、海洋文化博物馆等。

“在黄沙要吃好鱼,更要在黄沙好吃鱼。

”他希望能提升交易中心的服务水平。   广州人在吃方面特别注重“鲜”,政府也积极完善服务体系。 去年,《广州市“菜篮子”产品批发市场布局专项规划(2017—2020)》草案提出,依托东洛围水产等5个集中发展区培育大型第三方冷链物流企业,完善主要品种冷链物流体系,建设现代化大型屠宰场。   提升农贸产品的服务性,要让人记得住味道、记得住服务,才能让他们认可物有所值。 2018广州增城菜心节,增城发布了增城迟菜心作为“地标农鲜”的品牌定位,用法国伊云水煮增城迟菜心。

依靠各种宣传和推介,增城迟菜心已形成品牌,上百元一斤的精品迟菜心一度赶上了人参价,但仍旧吸引消费者购买。

  冷链物流、宣传推介只是广州农贸产业服务体系的冰山一角。 5月8日,广州正式发布《粤港澳大湾区“菜篮子”建设实施方案》,提出以“一个标准供湾区”为原则,构建以广州为枢纽的粤港澳大湾区“菜篮子”生产及流通服务体系,打造标准化、现代化、便利化平台。

  一张鱼票,广州硬是吃出了市场经济“大活鱼”。 构建现代市场经济体系,更需要广州人能吃、敢吃的大无畏精神。

  全媒体记者柳时强策划:胡智勇统筹:陈邦明黄颖川编辑:梁惠敏。

广州:一张鱼票吃出市场经济“大活鱼”

正如材料中提到的,改善民生要先听名声,要真正了解百姓想什么、要什么、盼什么,市长热线便是很好的例子。

上一条:愿万里河山都是“诗和远方” 下一条:APEC四年来首次发表内容全面的《贸易部长联合声明》

欢迎访问教育培训机构

www.26878g.com教育培训机构_教育培训机构